当前位置:主页 > Z泰生活 > 正文

脱离地狱的过路费──《香港都市传说》原汁原味粤语版书摘连载2-2 妞

2020-08-01 来源: 675 Z泰生活

网上疯传闭路电视片段,

一男一女在天恒邨大厦升降机内凭空消失,

到底是恶意玩笑,还是两人误闯「凶间」?

(此为《香港都市传说》书中收录原汁原味粤语版,如需翻译年糕请由此去)

两人走着走着,便来到「-17」层,这层的结构和刚才那层没有太大分别。

只是在正中央的位置,放着一个很大的石磨,石磨旁边站着五个和刚刚一样的「无脸人」,身上穿的是白色的大衣,但大衣上却沾染了奇怪的污渍,感觉像是肉块,又像是肉酱的东西。

而在大石磨旁边,则有两三名作和尚打扮的人在排着队,即使相隔甚远,也能看到他们那恐惧的表情和颤抖的身躯。

「唔好望啦,每层嘅楼梯之间都有一段距离,我哋继续行啦!」Christy 边提醒边继续前行。

虽然Christy 已经忠告了阿忠,但人就是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阿忠在听到大石磨开始运作的声音时,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

只见排头位的和尚,被两名「无脸人」强行推进石磨的空洞之中。

当那和尚进入磨后,只听见他立即发出痛苦的叫声,那凄厉的程度跟刚才那层没有太大分别。

伴随着那人的惨叫声,一些像是肉酱的东西从石磨里慢慢流出来。

而最可怕的是,那人已有半身沉没到石磨之中,但另一半仍然表露在外。他的表情变得十分扭曲,流出的肉酱渐渐增多,但那人却像死不了般,继续那惨烈的呼叫声。

直至他整个人都消失在石磨里,化成地上一大堆的肉酱,周围才回归寂静。

虽然有了刚刚的经验,但阿忠仍然无法接受眼前所见,弯下身不断呕吐出土黄色的液体,大概是胃液吧。

而另外三名「无脸人」并没有闲着,在肉酱流出来的时候,他们把肉酱都收集起来,然后像塑造黏土模型般,把那些肉酱慢慢搓揉起来。

经过一番努力后,那人恢复了原状,又被推到石磨旁的队伍,继续排队等待着那石磨之刑!

「叫咗你唔好睇㗎啦!不过,早啲习惯都好......每一层嘅景象都好唔同,但残忍嘅程度都係不遑多让,甚至乎更加血腥!而且之后会愈嚟愈多呢啲『无脸人』,佢哋会主动追我哋,不过只要去到楼梯嘅位置就会安全!所以,你呕埋呢一两层就唔好再呕,如果唔係,被佢哋捉到......都无人知会发生咩事......」Christy 说着时,眼神变得空洞。

「我......我无事,继续......继续行啦!」阿忠稍为缓和情绪后,便提出继续前进,他实在不想再看见人变成肉酱的瞬间。

两人继续前进的途中,那数名和尚装扮的人对两人发出求救的眼神,阿忠有一剎那想走近他们,却被Christy 阻止了。

「你搞咩呀?行过去想死呀!」Christy 怒道。

「 唔...... 唔係呀, 我係见佢哋望住我, 跟住就唔知点解好想行埋去啦。」 阿忠被Christy 阻止后,也奇怪自己为何有这举动。

「我唔想知啲咩原因,我净係知我要生存落去!记住,你想生存落去,就唔好谂咁多嘢......至少你要生存到去最后一层......」Christy 最后那句以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出来,大概是对她自己说的吧。

「吓?哦......」阿忠也明白不应该胡乱想些甚幺,但同情心可是人的基本,可不是说捨弃就能捨弃掉,Christy 那种无情的感觉反而更奇怪吧。至少阿忠是这样认为的。

在走到上一层的期间,阿忠忍不住又问:「头先嗰三个和尚,好似有啲熟口面,你觉唔觉?係咪又係啲咩杀人犯之类?」

「係咪杀人犯我唔知,但你觉得熟口面係正常,佢哋几个成日都喺天恒邨扮和尚呃钱。

之前有人发现佢哋喺化缘之后,就戴返个假髮、换返晒啲衫去咗锯扒,仲有人见到佢哋去唱K 饮酒沟女!之后失蹤咗好一段时间,可能係死咗之后就嚟咗呢度啦。」Christy 不带半点感情的说。

「又係天恒邨嘅人?」阿忠惊讶地说。

「你上到去,会见到仲多熟口熟面嘅人,虽然我都唔係全部认得,但无估错的话,应该全部都係喺天恒邨出没嘅人。」

「全部都係?点解会咁?咁未免太奇怪啦......Christy,你觉得係咩原因?」阿忠说完后,Christy 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他。

「你问完未呀?问问问问问!知道咗点解又点呀?你当自己咩呀?解谜专家呀?解开咗係咪离开到呢度呀?奇怪奇怪奇怪,我哋无啦啦搭嚟咗呢度已经够奇怪啦,仲有咩值得奇怪?你唔想离开呢度,但我想走㗎!你要玩你嘅解谜游戏你就自己去玩,唔好烦我!」

Christy 回过头来,对着阿忠连珠爆发了一轮,便遗下阿忠继续前进了。

Christy 的责备声吸引了那些「无脸人」的注意,他们立刻放下了手头上的「工作」,只余下其中一个看守着那些假和尚,其余则向阿忠和Christy 走来。

这一层的「无脸人」明显比上层的更加敏捷,走过来的速度亦更快,吓得阿忠立刻追上Christy。直至踏上楼梯位置,他才舒了口气。

两人在梯间休息了一会。见Christy 并没有先行离开,阿忠才敢对Christy 说:「我......我唔係想做咩解谜专家,我只係,只係想搞清楚,睇下搵唔搵到原因,点解咁多人唔拣,係要拣我哋,送咗我哋落嚟啫......」

「你要谂你自己谂,唔该你唔好再问我!我净係想离开呢个地方!」

「话时话,点解你咁肯定可以离开呢个地方?」阿忠还是忍不住提问。

「点解?因为我去到『-1』嘅时候,我见到係有楼梯继续上去!嗰度一定係返上去G层!一定係!」Christy 肯定地说,阿忠虽然充满疑惑,但看到Christy 的表情,他选择闭上他的口。

然后,两人继续前进。

「-16」层是一个火山地狱,这层的景象并没有之前那幺呕心。

但这层的气味和声音却令阿忠头痛大作,只因阿忠清楚看到在猛烈燃烧的火山之中,一个又一个被烧焦了的人不断挣扎并尖叫着。那烧焦了的肉味,伴随着空间内那些腐臭的水洼味道,那种嗅觉冲击使阿忠再次反胃并呕吐起来,只是情况比之前要好得多,看来阿忠已渐渐麻木了。

但声音的刺耳程度却是比之前更加强烈,因为那些人死不了的关係,在无尽的火焰中传来无间断的尖叫。阿忠心底里的恐惧感不断攀升,如果再待下去,必然是发疯收场。他俩加快了脚步离开了这个楼层。

当他们来到通住「-15」的阶梯时,Christy 停下来对阿忠说:「呢一层一上到去就跑,总之你唔想死就跟住我跑!」

阿忠不明所以,但还是点头和应,因为他在楼梯上已经嗅到浓烈的腥臭味。

当踏进这个楼层时,他终于知道那血腥味的由来。

整个房间除了面积再大了将近一倍外,极目所见地上满满都是人类的残肢,而且鲜血依然缓慢地渗透出来,彷彿不可能流光似的。

在房间正中央的位置,可看到三个高大的身影正各自打磨着巨大的斧头,以确保斧头的锋利程度。阿忠这次不敢多想,在地上的残肢之间不断跨步穿插着,但纵使二人都加快了脚步,但前进的速度仍是十分缓慢。而那三个身影像突然察觉了甚幺,拿起大斧便向二人走来。阿忠被他们的举动吓了一

大跳,而更令他感到错愕的是那三个人的脸容。

他们的脸上,都是由一块块人类的皮肤组成的,整张脸东拼西凑,虽然该有的东西都有,但实在不能称为脸了。另外,他们的身躯和脸一样都是七零八落的,大概是把人杀害之后随便凑在身上的吧。要不是阿忠经过刚刚三层的洗礼,他可能又会吓得不能动弹了。此刻他虽然震惊,但仍能紧跟着前方的Christy,一步一步越过地上那些残肢继续前进。

可惜的是,两人虽然奋力向前,但速度仍是比不上后面那三个东拼西凑的怪物!

「Christy,佢哋......佢哋就......就追到嚟啦!点算呀?」阿忠上气不接下气的说。

「点算?好......好简单啫!」Christy 回过头来,用脚绊倒阿忠。

阿忠没有预料到Christy 会有此一着,整个人一下子仆倒在那堆残肢当中,身上除了被那些残肢覆盖着外,身上还沾满了腥腐的血液。

阿忠认为自己是被Christy 抛弃了,被分尸的画面马上在他脑海里不断浮现。他突然感到,自己的嘴被人用力掩着,一时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「唔好出声!」然后,他便听到耳边传来Christy 的声音,原来Christy 跟阿忠一样伏在地上,身上同样被那些残肢掩埋着。

阿忠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紧张的心情使他的心脏跳得愈来愈烈,他很害怕那些怪物会发现他的存在。但当他们伏在地上后,那些怪物好像顿时失去了方向似的,只懂在附近徘徊。巡视了好几回后,他们终于放弃,回到正中央继续磨他们的斧头。

两人在残肢堆中慢慢爬到楼梯口处,那些液体竟然慢慢从他们身上滑落,流回刚刚的楼层去了。

「点解......点解你会知咁样做可以避开佢哋?」阿忠疑惑地看着Christy。

「因为我喺呢层嗰阵,唔小心成个人仆咗喺地下,之后发现佢哋无跟过嚟。」Christy冰冷的说。

「 咁点解你唔预先同我讲, 要去到被佢哋发现先整跌我? 明明你一早同我讲就可以......」阿忠不满地说,却被Christy 打断。

「哼!同你讲有用咩,之前我都同你讲咗,你咪一样唔照住做!我咁做只係试下经过咗三层之后,你会唔会仲好似之前咁唔听我讲!如果你无理我嘅说话停低咗,我可以好肯定话你知我係唔会救你!必要嘅话,我仲会将你推畀佢哋!好彩,你虽然蠢,但都有听我讲。」此刻的Christy,眼神流露出异样的光芒,感觉......她就像曾经把人当作诱饵一样,

阿忠心底里不期然升起一阵寒意。

「你......」面对这样的Christy,阿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而Christy 只顾自个儿休息,没有多加理会阿忠。

过了良久,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后,阿忠又忍不住说起话来:「Christy,你已经去过『-1』层,我想问,係咪净係得啱啱嗰层係无任何.....『人』?」

「係!咁又点?」仍然是这幺的冷酷。

「无,我突然间谂起,之前上网睇过,所谓十八层地狱,其实係分别制裁唔同罪名嘅人,头先嗰层竟然会无人,唔知犯咗啲咩罪,先会被判到呢一层呢?」

Christy 并没有回应阿忠,而自讨没趣的他,亦只能跟随着Christy 的步伐前进。

来到「-14」层,这一层没有甚幺看守人,亦没有甚幺危险。

只是,阿忠对这里有很强烈的亲切感,因为整个房间,再不是空蕩蕩和深红色,取而代之的是他最为熟悉的地方——天恒邨!

但亲切归亲切,阿忠却一点都不想多作逗留。因为在这条虚假的天恒邨里,他看到不同的人用不同方式自杀。割脉、上吊、服用安眠药、自焚、跳楼......自杀方式多不胜数,而且那些人不断重複着自杀的过程,当中更有一些是阿忠的儿时玩伴、曾经的邻居!

正当阿忠想离开这里的之际,只见Christy 伫在原地死死盯着某个角落,那里正上演着一个女人自杀的戏码,女人打开窗户后,毫不犹豫的一跃而下。

而凝望着这一切的Christy,眼泪竟静静地从眼眶滑落。

这是阿忠第一次从Christy 身上,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感情,此刻的她,看上去总算像一个「人类」了。

当阿忠全神贯注地看着Christy 时,Christy 像是察觉到似的,别过脸去抹掉脸上的眼泪后,便冷漠地说:「行啦!快啲上去!」

阿忠不敢多言,只好跟着Christy 继续前进。

他们两人通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楼层:

「-13」层的血池地狱,无数的人浸泡在那血池里哀嚎着。

「-12」层的舂臼地狱,那些人的口里都被塞满腐臭的食物,然后被压在一个容器(臼)内被敲打(舂)至死!

「-11」层的石压地狱、「-10」层的牛坑地狱、「-9」层的油锅地狱......

在经过了这幺多层的地狱后,他们两人的体力也透支了,所以在通往「-8」层之前,他们选择先稍事休息。

「真係每一层都好恐怖,你话係咪呀?」在经过了那虚假的天恒邨后,阿忠留意到Christy 的情绪变得有点奇怪,他想趁着这个空档尝试多了解她。

「係!」Christy 仍然那幺冷漠,然后又是一阵沉默。

「呀,係喎,头先喺『-14』层嗰阵,我见到你好似......有啲唔妥咁......佢......係咪同你有咩关係?」阿忠再蠢也好,也不敢直接问她为何在哭。

Christy 冷冷的看着阿忠,阿忠以为Christy 要不发恶,要不沉默,岂料她竟突然说:「嗰个係我阿妈,佢喺我细个嗰阵,就跳楼死咗!估唔到廿年后会喺咁嘅情况下见返佢......」

Christy 在提到她妈妈时,眼里总算恢复了温度,流露出一丝的悲伤。

「噢......对唔住......」阿忠也不知道应该用甚幺说话来安慰她。

「无事,可以见返佢一面已经好好......虽然......係咁嘅情形同咁嘅画面......不过,亦都因为咁,我总算记起佢当时点解要自杀,亦都因为咁,我更加要生存落去!」一说起生存,她眼里又燃起了坚定的意志。。

阿忠感觉她还有些话没有说出口,但他也不会这幺不识趣,在这个时候去提问。不过这时候,他突然想起了Christy 的父亲。

「係喎,你爸爸早两日同你一样,都係搭嗰阵失咗蹤,你有无喺呢度见过佢?」

听到阿忠的提问,Christy 的神色大变,既像愤怒,又像悲伤,而且眼里还隐约闪过一丝恨意。

撇除Christy 表现得较为冷漠不说,实际上她的确帮了阿忠不少忙,所以阿忠一直认为Christy 是好人来的,但每当触碰到某些话题时,Christy 就会自然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
只见Christy 微微闭上眼后,脸上複杂的神情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汨汨而出的眼泪。

阿忠被Christy 的变化吓了一跳,只懂呆看着她。

「佢......佢死......佢死咗......」伴随着哭声,Christy 断断续续的说。「佢喺为咗......为咗保护......保护我而死......阿爸、阿妈都死咗,得返......得返我一个,我一定要生存落去......你......你会帮我㗎呵?」Christy 眼泛泪光、楚楚可怜地要求。

阿忠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他微微点头答应。

Christy 看到后,第一次向阿忠展露笑容,但原来这个笑容背后,包藏着重大秘密。

接下来的路程更加严峻,先经过了「-8」层的冰山地狱,然后走过了「-7」层的刀山地狱。

在经历过冻伤和刀伤之后,两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驱来到「-6」层,一根又一根粗壮的铜柱遍布整个空间,每根火红色的铜柱上都缚着好几个全身赤祼的人,发出阵阵的哀嚎。

via GIPHY

两人在铜柱之间游走着,但阿忠在行动时右手不慎碰到其中一条铜柱,一个清晰明显的烙印伴随着他的惨叫声浮现在他手背上。

一群「无脸人」在听到阿忠的叫声后蜂拥而至,阿忠只得忍着痛逃离这一层。

然后,两人一口气越过了蒸笼地狱、孽镜地狱、铁树地狱和剪刀地狱。

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和无数地狱的景象,两人终于踏上了通往「-1」的阶梯。

「吁吁!终于,下一层......下一层就係『-1』啦,我哋终于可以返上去啦!」不知道从甚幺时候起,阿忠也认为能从「-1」层里回到现实的空间。

「无错,我终于再一次嚟到啦!」Christy 眼里流露出複杂的目光。

阿忠以为这只是因为Christy 在这里失去了父亲,才会有这样的表现。

「记住,阵间照我讲嘅嘢去做,唔好乱嚟,知唔知?」

「得啦,我知啦,之前几层如果唔係你帮我,我已经死咗啦,所以,我会听你讲!」

阿忠的这番话说出口后,Christy 鬆了一口气,然后握着阿忠双手续说:「我好快可以离开呢度,如果我真係出到去,我一定会好好多谢你!」

「唔使客气!不过一谂到出返去又要谂买楼、钱呀呢啲问题就头都痛埋!仲有我激嬲咗女朋友,唉,出到去可能佢已经唔记得我。」阿忠一想到就快可以离开这里,也变得兴奋起来。

「一切都会解决!好快会解决!」Christy 用小得听不见的声音说着,阿忠也没有太过在意。

在通往「-1」 层的阶梯上, 阿忠多次问到底这里有些甚幺、要注意甚幺等等, 但Christy 只是一直要求阿忠跟着她,没有多作解释。

好不容易,总算来到「-1」层了,原来这是一个拔舌地狱。

这里的人的舌头都被拉得很长,就像栏杆一样阻碍着他们的前进。

Christy 毫不犹豫的往前走,当她经过那些舌头时,舌头由于承受不了她前进的力度而被分成两截,断开时的血液大都溅在她身上,但她似乎毫不在意。

阿忠虽然感到十分呕心,但仍自动自觉跟上Christy,前进了一会后,阿忠突然发现这个空间并没有甚幺楼梯,但见Christy 不断加快速度,很快便到达了一条漆黑通道的入口,难道越过这通道后,就能离开?

两人加快脚步通过了那条漆黑的通道,眼前出现的景象,和「-18」层完全一模一样,连升降机空间亦出现了,只是那儿仍是空空如也。唯一不同的是「-18」层那四米高的大门,此刻变了一道楼梯。一道向上延伸、看不到尽头的楼梯。

「呢条就係返上去嘅楼梯?到底......」

Christy 伸出右手指向楼梯旁,阿忠这才发现墙壁写上一些文字。

「若要前行,必须献上一人之性命。献出性命者,会堕进无尽的黑暗之中。仪式完成,道路将会为你开启。」

阿忠还没有完全理解文字的意思,后脑一痛,便向前扑倒在地上。

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阿忠总算明白,为甚幺Christy 一直阴阳怪气的,因为她早就知道这层的要求,所以一直盘算着,要把他推进那黑暗之中。

「你唔好怪我!呢个世界所有人都係为自己!我嚟到呢个鬼地方嘅时候,一直都好惊,跟住阿爸突然间出现,佢话会保护我......我好开心!我嗰刻真係好开心!」Christy 边说边把失去意识的阿忠慢慢拉向升降机槽那边,眼神疯狂而不带一点怜悯。

「当我同佢去到『-14』层,我记返起当年阿妈嘅死,都係佢一手造成!但我仍然蠢到以为佢真係会保护我,点知嚟到呢一层,佢竟然想杀死我!我喺佢个女,点解佢要咁做!阿忠,呢个世界,根本无人信得过,就连亲人都一样!对唔住,我都唔想㗎。」Christy 把阿忠笨重的身躯,从升降机槽那边推了下去,正如文字所示,堕进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「 哈哈! 哈哈哈哈! 终于, 终于可以逃离呢个鬼地方! 太好啦, 太好啦!!!」

Christy 把阿忠推下去后,楼梯处慢慢散发出光芒,令她忍不住兴奋大叫。

那白色的光芒照射着Christy,她感到自己似是沐浴在阳光之下。

「阳光!係阳光!我终于可以走啦!」Christy 兴奋得跑向光芒的源头,沿着楼梯不断向上奔跑。但好一会儿后,她发现自己仍然看不到出口,同时那光芒使Christy 感到愈来愈热,体内的水分彷彿快要被抽乾了一样。

而且,光芒的颜色由原本的纯白色,慢慢的变成浅红色,再由浅红色变做暗红色,跟那些楼层墙壁的颜色如出一辙。

Christy 本能地察觉到不妥,她立即转身,却发现原本的阶梯已然消失不见。而刚刚被白色光芒覆盖着的墙壁,慢慢恢复到可见的程度,只见墙上那一根根脉动着似是血管的东西,好像因为Christy 察觉到不妥而鼓譟着。

那些血管状的东西愈动愈快,愈动愈激烈,而且更渐渐胀大,好像要把Christy 压碎一样。

别无选择下,她只好继续向上跑,但愈往上走便愈热,而被暗红色光芒包围的Christy愈来愈不安。

「 点解! 点解! 明明我已经畀咗路费! 我将嗰个人推咗落去! 点解都係唔畀我走呀!」Christy 边走边发疯大叫。

当然,她的叫喊是不会得到任何回应,而她亦不可能从这阶梯逃出去了。

死亡,已是必然的事实。

「我唔甘心!我杀咗阿爸、杀埋我邻居,结果竟然唔可以走!太可恶啦!可恶!」

Christy 并没有注意到,在她说话的同时,口里不断喷出一些血色的水珠。

而不知道甚幺时候开始,Christy 的身体再也没有再流出一滴汗水。现在流淌出来的,是鲜红色的血液。

当血液流到地上时,墙上那些血管状的东西瞬间便把Christy 的血液吸收了。而每吸收多一些的时候,那些血管便动得愈来愈激烈!

此刻的Christy 只是本能地继续往上爬,脸色却早已变得死灰。

随着血液不断流失,她的身体也变得愈来愈瘦削,到最后,乾枯的肉身、骨头和头髮,都因为失去了所有水分,在热力的影响下慢慢风化,彻底消失在这个空间里。

至于Christy 肚内那未成形的胎儿,亦跟随妈妈的血液一同被吸收了。

Christy 到死前一刻,都仍坚信自己能逃离这里。

可惜,既杀了父亲,又把阿忠推下升降机槽里的她,所作所为都跟地狱里那些受苦的人曾经做过的事很像,大概,这就是她会有如此收场的原因吧!

那幺,被推下升降机槽的阿忠,是否已经一命呜呼呢?

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被推下升降机槽的阿忠在高速坠下和强大的离心力下,意识慢慢清醒过来,脑海里浮现出无数的影像。

先出现的,是他跟Tina 吵架的画面,Tina 那句「你去死啦」一直在脑海里迴转着。

然后,他又看见自己事业上的困境:被上司责骂、被同事排挤、被客人拒绝,工作就像没有任何意义似的。

还有一堆不如意的事情,楼价不断攀升、父亲劳累病倒、母亲因病离世......

一切一切,都是这样令人讨厌,现实世界,没有一丝值得他留恋。

「或者......咁样死咗......都未尝唔係一件好事......」阿忠脑海里闪过这一个念头后,整个人,不,整个心灵,都如「-1」层的文字所言,堕进无尽的黑暗之中,意识亦开始慢慢消失。

「衰仔,你去咗边呀?返嚟啦!」一把熟悉但非常微弱的声线,在他脑海里响起。

「边个?你係边个?」阿忠的意识稍为清醒了一点。

「阿哥!返嚟啦!返嚟啦!」另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「边个?你哋究竟係边个?你哋係咪嗌我?」阿忠的意识开始重新凝聚,但还是无法分辨到底那是甚幺声音。

「返嚟啦!返嚟啦!返嚟啦......」那些声音慢慢开始扩大。

「吁吁!吁吁!」阿忠双眼猛然睁开,发现自己仍在下坠中,只是,此刻在他脑海里的影像,已由那些残酷、负面的情景,转变成和家人一起快乐度过、工作上得到的成就感、和女朋友一起时的甜蜜回忆!

此刻的阿忠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「我不想死!我不想死!我要活下去!」

就在阿忠胡思乱想期间,他感到自己快要掉到最底层。

果然,他感到自己的背部接触到地上,但神奇地没有任何的疼痛感,就像深深陷入了救生气垫里,吸收了他的冲击力后,慢慢的把他弹回地面。

躺在地上的他,只感到身上被某种液体沾湿了,然后一阵强烈的腐臭味不断侵袭他的嗅觉。

他狼狈地爬了起来,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熟悉的空间,地上的水洼、腐臭的气味、诡异的大门和墙上那巨大的「-18」字样,阿忠意识到自己从「-1」层掉到「-18」层里。

他看到这些东西时,不禁无力的笑了一笑。

「估唔到,咁辛苦上到去『-1』层,依家又跌返落嚟!」

而且,阿忠记起了在「-1」的文字后,又再无力的笑了一下。

因为,在这个空间里,除了他外已没有其他活人了,他根本无法献上一个人的性命。

再者,他虽然想活下去,但他根本不可能杀害其他人来换取自己的生存。

「唉!估唔到结果都係一样,我根本无办法离开呢度!老窦,细佬,我真係好想再同你哋一齐食饭,一齐去旅行......仲有Tina......我......唔想死......」

阿忠一念至此,眼泪不禁从他的眼眶内流出,这不是害怕死亡的眼泪,这是后悔,想要活下去,带有强烈求生意志的眼泪。

当眼泪掉在地上时,瞬间被地板吸收了。

然后,那道诡异的大门,旁边的文字发出了点点的光芒。

「一念生,一念死......呢个係......」阿忠看着发出光芒的文字,自然的走了过去。

阿忠盯着大门,第一次看到时的那种厌恶感不见了,取而代之是一种温暖的感觉。

门上那「生死于一念间」的文字也发出了强烈的光芒。阿忠并不知道这种光芒代表些甚幺, 而神奇的是当阿忠犹豫之际,那些文字发出的光芒愈趋耀眼,彷彿是为了安抚他的不安一样。阿忠慢慢伸出右手,把手放在大门上,现在的他,只要稍为施力,便能把门推开。

突然,在门的背后,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:「衰仔,返嚟啦!返嚟啦!」

这正是当他从「-1」层堕下来时所听到的声音,现在,他总算知道是谁喊他了。

忠爸。

他的声音有点沙哑,感觉非常疲累,而且带着悲伤与担心的情绪。

阿忠知道这是父亲在寻找他。

「阿哥!返嚟啦!我哋等紧你呀!」另一把声音,是阿忠的弟弟。

阿忠现在只有一个想法,不可以再让他们如此担心,他要回去!他一定要回去!

他右手发力,把大门推开,门后又是一条走廊。这走廊跟刚刚的地方都不一样,没有讨人厌的暗红色,也没有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,只是一条透出白色光芒的走廊。

阿忠也不作多想,迈步向前。然后,原本透着白色光芒的墙壁,慢慢投映出一些片段。

阿忠首先看到的,是婴儿在医院出生的画面,然后父母脸上均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他继续往前走,看到这个婴儿慢慢成长,从牙牙学语、在地上爬行,变成懂得攀扶着墙壁走路。

这正是他的成长片段。

第一次上幼稚园时,他抱着母亲的腿不放、不肯上学。

第一次认识了新同学,一起上课、一起玩耍。

第一次举辨生日会。第一次收到礼物。第一次接受祝福。

还有,第一次见到刚出生的弟弟。

但也不是所有的第一次都那幺愉快。

第一次受伤。第一次被父母责骂。第一次跟同学吵架。

还有,母亲在他中学时患上了癌症,躺在病床上的情景。

之后,母亲敌不过病魔而离世。

阿忠第一次尝到这种离别之苦,竟是如此难以承受。

在这通道中,他就像一个观众,看着有关自己一生的电影。

他发现,不论是喜是悲、是苦是乐,他也一直走过来了。

在不同的阶段,都有不同的人、不同的事支撑着他,度过每一个难关。

生活纵然非一帆风顺,还是有值得期待的事情。

当阿忠回顾自己的生命,他发现自己小时候每当遭受挫折,总能很快再站起来奋斗,但长大后,价值观不同了,所承受的压力也变大了,不知何时起,自己的心不再坚强,也忘了让自己开心的方法了。

但原来大部分的不快,都是源于自己的负面想法。一切,都是自己选择而已。

再说,如果没有那些失败,又岂会有成功时的兴奋欢乐呢?

最后,他总算来到尽头了。

尽头之处,是一扇小门,门上正放映着他在升降机里焦急地致电给Tina 的情况。

影像到此结束,四周恢复成一条普通的走廊。

阿忠回头看了一看,然后微笑着,大概,他是在跟这个奇怪的地方道别吧。

他推开了眼前的大门,然后失去了知觉。

当他再次清醒时,发现自己正身处在医院的病床上,而忠爸和他弟弟就在他的身旁睡着了。

过后,他才知道自己已经失蹤了接近一个月,这段时间忠爸和他弟弟不时都会请人在大厦里尝试作不同的法事,只是都徒劳无功。就在他们已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某一天,升降机来到他们居住的楼层并且慢慢的开启了。

阿忠除了衣服有点髒外,一切看上去跟失蹤前没有太大分别。

据大厦保安华叔所说,在阿忠重新出现在升降机里之前,闭路电视曾出现两三秒的故障,然后阿忠就这样凭空出现了。

当然,阿忠的突然消失和再次出现,使其他人也以为黄氏父女也许会在某天再次出现。

但,只有阿忠隐约知道,两父女已不可能再次回来人间了。

醒来后的阿忠,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和看待事情的态度。

虽然他跟Tina 道歉后仍然未能改变分手一途,但至少他尽力也无憾了。

日后,他经常跟父亲一起去旅行,趁着还可以陪伴对方的时候,好好珍惜相处的时光。

纵然他还是会遇到挫折,也总有气馁的时候,但他已不会再感到绝望。

阿忠的事件被传媒广泛报道后,更掀起一片都市传闻的热潮,但贪新鲜的香港人,不久便慢慢淡忘了这件事情,只是偶然间,会有一小撮人仍在网上讨论这件怪事。

某日,在大埔区某大厦内。

「最近呢区好多人自杀呀。」师奶A 说。

「係啰,真係好得人惊!同埋呢,你哋有无听过,我哋栋大厦好似有人失咗蹤呀?」

师奶B 说。

「我都有听过,好似係十二楼张太呀嘛!听讲两母女都失咗蹤喎!」师奶C 说。

「都唔知係咪得罪咗咩人,我哋出门都係小心啲好。」师奶D 说。

两名身穿校服的少年,越过了那几位师奶,走进了升降机。

「唉,今次死紧啦!我噚日考嗰科中文无做到最尾嗰部分,今次实唔合格啦!」阿贤说。

「无事嘅,嗰部份好少分啫,专心考好下一科好过啦。」阿康安慰他。

「唉,你唔明㗎喇!我屋企人将啲希望摆晒落我度,我之前唔合格佢哋闹足我一个月!又话我无用,又话我垃圾......」阿贤说着说着,眼眶不禁慢慢变红。

「啲老窦老母係咁㗎啦!唔好谂咁多喇!」阿康也不知可以说些甚幺来安慰他。

「你无试过被佢哋闹你唔明㗎喇!我每次都觉得佢哋好憎我,搞到我都好憎自己,觉得自己係垃圾!唉,我好想死呀!!!!」阿贤突然大喊。

然后,升降机晃动了一下,灯光也熄灭了,当灯光再次亮起来后......

「阿贤?阿贤?!你去咗边呀?发生咩事呀?」阿康看到升降机停在地下大堂,身旁的阿贤却消失了。

另一面,在升降机内的阿贤。

「阿康!阿康!发生咩事?」阿贤紧张的拍打着升降机门,并按下了紧急停止的按钮,但升降机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。

他眼巴巴的看着升降机由G 层,慢慢的下降,由「-1」一直来到「-18」,升降机门终于打开了。

首先映入他眼帘的,是墙上那庞大的「-18」字样。

然后,便是诡异大门上方的字,「生死于一念间」。

本文摘自《香港都市传说》

脱离地狱的过路费──《香港都市传说》原汁原味粤语版书摘连载2-2  妞

脱离地狱的过路费──《香港都市传说》原汁原味粤语版书摘连载2-2  妞

都市底下,潜藏不见的异世界。
一旦接通,万劫不复。
小心,口耳相传,随时成真。


  传说一:无法逃离的大厦
  网上疯传闭路电视片段,
  一男一女在天恒邨大厦升降机内凭空消失,
  到底是恶意玩笑,还是两人误闯「凶间」?

  传说二:4D子夜场之《全院满座》
  三个大学生,一套在旺角子夜开场的《全院满座》,
  谨记:电影尚未放映完毕,
  切勿除下3D眼镜或离座,
  否则,后果自负!

  传说三:被诅咒的围村
  每年十二月,围村别墅特平出租,
  却要严守不能带人进村的规矩。
  设计师搬进去后遇上怪事连连……
  便宜莫贪,小心有入无出 。

  传说四:不能遇上的熟食摊贩
  若在深夜街头,
  碰上老妇推车仔卖肠粉,
  千万别胡乱光顾,
  贪吃分分钟害你恶灵缠身。。 

出版社:天行者

作者:心层次

90%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: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